研究生自费时代来袭 高校研招两极分化现象或加_在职研究生网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一月联考 > 热点资讯 >

    研究生自费时代来袭 高校研招两极分化现象或加

      5月5日,2013年研究生网上调剂系统正式关闭,今年的研究生招生工作基本落幕。根据教育部新规,2014年开始将实行研究生全部自费,因此今年是研究生保留公费制度的最后一年,为了赶上公费“末班车”,今年的研究生调剂竞争比以往更激烈。业内专家分析称,随着研究生教育全自费时代的来袭,考生在选报院校时两极分化现象将加剧,热门院校更热,冷门院校更冷。

      公费“末班车”致调剂竞争激烈

      “原以为是很轻松的一次复试,没想到却不像我想象得那样简单!”从考研复试现场归来的考生小沈感慨道。今年是小沈第二次参加考研,第一次他报考的是中国人民大学某管理类专业,因几分之差未能进入复试。今年,他报考了西南交大的同一专业,而且超录取线近40分,“原以为拿个一类奖学金铁板钉钉,现在看来没戏,二类也够悬。很奇怪,以前这个专业都有调剂名额,今年第一志愿却爆满”。

      与小沈有类似感触的考生大有人在。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因为从明年开始,统招研究生就要全部自费,为了赶上公费“末班车”,一些重点院校的第一志愿上线率要普遍高于往年。至于调剂,竞争难度也比往年激烈,一些往年很缺生源的二三本院校今年也提前完成招生工作。

      同样是第二次考研的考生小杨对调剂难也忍不住吐槽:“调剂网站的拥堵程度堪比春运抢火车票。不停给院方打电话,找到一个好一点学校的公费调剂名额比找大熊猫还难。”小杨表示,身边有很多和他一样分数不甚理想的考生,在听闻政策有变之后,都想方设法在今年升学。

      “随着调剂竞争的激烈,一些高校的招生要求也水涨船高,有的提高调剂复试分数线,有的对考生的母校"身份"有一定要求,还有的加大了复试的比重。”跨考教育副总裁曹先仲说。而有的知名高校如山东大学甚至明文规定,即使是本校的学生二志愿选择山大,也一律不接受调剂,只接受北大、清华等顶尖名校或国家重点优势学科专业考生。

      受政策影响机构提前抢生源

      5月5日,2013年研究生网上调剂系统正式关闭,本届研究生招生工作告一段落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今年硕士研究生计划名额为53.9万,而报考人数却再创新高将近180万。相关业内人士分析称,新政的出台,或将让持续十年的“考研热”有所降温。

      作为对考情异常敏感的考研培训机构,似乎也预感到这个市场将发生改变,因此不少机构纷纷调整招生策略。以往的这个时候,正是培训机构争夺大三学生的招生旺季,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,一些机构已将招生范围扩至大二学生,例如文都考研的2015年招生宣传已在全国多地高调启动

      “从近几年的考研情况来看,每年报名增长率大概在10%左右,而上辅导班的参培率是增长的,按理说整个考研培训市场的增长规模是要大于这个数据,但根据我们的调研,和去年同期相比,整个考研培训市场不仅没有预期增长,甚至略有下跌,许多培训机构的业务下滑明显。”曹先仲说。

      海天教育考研专业课中心总监吴睿则表示,虽然新政对考研培训市场的影响还有待观察,但可以肯定的是,势必会让一部分考生放弃考研。“每年考前都有一大批"酱油党"或者犹豫不决的学生,很多人可能就不再报名了;一些寒门学子,也可能因为新政而放弃考研”。

      高校报考冷热差距或将加大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教育部已明确规定明年将取消研究生公费制度,但也提出了奖、助学金要求。根据规定,将加大奖、助学金的名额,对于国家级助学金,数额将不低于6000元。

      在考生小杨看来,大方向已经很明确了,但具体实施细节仍然未知。“之所以要在今年升学,还是因为不放心。例如,在报考的时候是公费录取,三年学费即免这是事实;如果获取奖学金或助学金,额度能否抵消学费额度尚不知道,而且奖学金评选也是不固定的,今年评上了,明年不一定能评上。”

      “目前,公费和自费"双轨制"并存的部分学校、专业多年前就已取消公费,靠奖、助学金来吸引学生。”吴睿分析称,考生在报考院校、专业时,除了名气外,学费政策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,在同类院校之间,学费政策好的院校报考更热。

      吴睿同时表示,一旦全面取消公费制度,对二三本院校的冲击更大。“没有学费优惠政策,学生在报考院校时,冷热差距将进一步加大,热门院校更热,冷门院校更冷。另外,重点院校有政策扶持、财政拨款也多,在奖、助学金方面优势也更明显。”

      自费倒逼人才培养机制改革

      如果从2002年8月教育部下发《关于研究生教育收费的研究与建议报告(征求意见稿)》算起,研究生取消公费的消息已传了十余年。而今政策尘埃落定,可以说个中的酝酿、试点等环节是慎之又慎,“此时推出全面的研究生收费改革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”。北京大学教授卢卫东说。

      研究生教育即将进入自费时代,也引发相关专家对人才培养机制的一些担忧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在奖、助学金的评定标准上,因为会和发表了多少论文、参与了多少个项目,甚至导师关系等相挂钩,这种功利化和行政化往往会在人才培养上体现,“如果大学的教育、学术管理不能回归到教育和学术本位,那么导师无法摆脱功利化,学生也无法幸免”。

      “只有推进研究生自主招生,扩大考生的选择权,才能让奖学金在招生中发挥作用;只有改革研究生培养制度,完善研究生导师制,推行学术共同体评价,才能让研究生培养摆脱功利办学的影响。”熊丙奇说。